豪邁退休

那是個下著小雨的上午,技師拆下掛在它屁股後的大牌,遞送給我後,

就牽著它離開我的視線,有著若干不捨

隔二天的一早,去了趟監理所,繳交了大牌,自此與它算完全了斷了22年的主僕關係

謝謝你,再見

Loading Facebook Comments ...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*